OUR NEWS

教育均衡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

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對教育有許多論述,但核心仍在于“推動教育公平發展和質量提升”,就這一點而言,與往年差異并不大,關注點仍是教育公平和教育質量。


教育均衡現狀


讀書可以改變命運,這個觀念深入中國人的骨髓,但教育公平并不是與生俱來的。改革開放之初,人才青黃不接,國家財力有限,為了早出人才、快出人才,全國范圍內搞了很多重點班、天才少年班和重點學校,選擇性地犧牲了教育資源公平原則,現在各地的“一中”“一小”就是當年杰作。如今,幾十年過去了,這些學校仍聚集了區域內大部分優質師資力量。


為了擠進這些優質學校,不管學位房、學區房價格有多離譜,家長們還是樂此不疲,甚至可以掏光所有積蓄。用房子的價格套牢入學資格,對普通家庭來說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,但學位就那么多,僧多粥少的現象比比皆是。



另外,各地區經濟差異,也在隱性地侵蝕著教育公平。西部欠發達地區的學生、農村學生,他們很難與北上廣深的學生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。在高考環境下,86%的高考狀元來自大城市,“農村的孩子,越來越難考上好的學校,像我這種中產階級的孩子,衣食無憂的,而且家庭也是知識分子,而且還是在北京這樣的國際大都市,在教育資源上還享受著這種得天獨厚的條件,是外地學生不能比的。現在的狀元都是這樣,家里很厲害的這種,知識不一定能改變命運。”這句話一針見血地說清了現狀。
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教育公平是突破階級固化的唯一途徑,是促進階層流動最有效的方式。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,即使到了今天,這句話仍舊很有用,大多數接受教育層次不高的人,最終不是被富士康的流水線吞噬,就是回到了農村。


推動教育均衡,既關乎社會公平,也關乎國家未來。近些年來,尤其是中美高科技對戰正酣之際,國家要實現產業升級,從制造大國變成智造大國,無疑需要更多高素質人才,改革開放之初的來料加工、用幾億件衣服換一架飛機的模式,已經難以為繼了。從另一方面來說,現在國家人才濟濟又有財力,有條件實現教育均衡了。


如何推動教育均衡發展


就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來說,歸根到底是要要盡量縮小城鄉之間、地區之間、校際之間、群體之間的義務教育發展差距。目前,這些差距的表現主要有三:1、中西部地區的部分農村學校辦學條件較差,全國基礎教育質量不平衡。2、城市乃至鄉鎮中小學趨于兩極分化,導致“擇校生”現象愈演愈烈。3、進城務工農民子女義務教育保障不足。


實現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主要途徑是加大教育投入,尤其加大對欠發達地區的教育投入、加大對薄弱學校的教育投入,根據均衡發展目標合理配置教育資源。就全國范圍而言,主要應加大對中西部廣大農村地區特別是革命老區、民族地區、邊疆地區、貧困地區中小學基礎教育的投入,改善其辦學條件,提高這些學校的師資水平和管理水平。這一塊是政府的KPI,只有它可以在宏觀層面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。



實現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主戰場在學校,學校管理者和教師亦是這場戰斗的主力軍。薄弱學校奮起直追,先進學校幫扶薄弱學校,區域內中小學校長合理流動,發達地區學校與貧困地區學校結對發展,最后都要依靠學校管理隊伍和教師隊伍來完成。廣大教師(學校管理者也是教師隊伍中的一部分)崇高的使命感、高尚的師德、高度的責任感和對學生一視同仁的愛心,更是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最后沖刺力。


推動教育均衡而又質量地發展,這個過程并不容易。首先,必須明明白白地看清看透,地理位置、人口基數以及事物發展規律等客觀因素存在,誰也沒有沒有辦法實現大而全的絕對公平,不能為了公平而公平。其次,教育均衡發展不是一個一層不變的命題,在過去有投影儀、有電視機、有大學畢業的新老師,可能就能極大地推動一個學校的發展。但到了今天,隨著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及5G等先進技術的發展,利用技術賦能教育,搞“互聯網+教育”等新形勢,往往可以得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


前兩年,從成都七中憑著一校之力,帶動248所貧困地區的中學,通過直播,讓所有學生都可以同步上課。這種方式,讓貧困地區的學生有了走出大山的希望,給他們開了一扇窗,許多人走進了清華北大。因此,我們有理由相信,在促進教育公平,實現教育均衡發展這條路上,科技有很大的用武之處。在這一塊國內發展的更快,大致只有兩三種形式,一是錄播,沒有時效性,把好的學校課堂錄制下去,讓偏遠的確的學生自己領悟;二是直播,這種形式時效性增強了,但一般都是單向的,偏遠地區的學生大多以聽課為主;三是遠程互動教學,它彌補了時效性、互動性,也比較好地還原了實際教學情況,不管是講課方、還是聽課的學生可以隨時互動,比如捷視飛通推出的會議級的教育互動錄播、華為等。



教育均衡發展,不只是義務教育階段的任務,它的下一步將是探索高中、大學怎樣實現教育均衡化,這才是完整的。



TAGS:互動教學教育均衡教育信息化教育公平
男人本色视频在线观看